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网红信息“网红”厦门到底有多“土”?

“网红”厦门到底有多“土”?

2021-02-23 13:45:49

  各种版本的旅游排行榜上,厦门常年高居前列。近年来,厦门形成的“文青圣地”人设,让这个城市一直有满满的“网红”气质。

  网红是一把双刃剑,给她带来名气的同时,也带来了各种怀疑的声音:厦门,是不是一座被高估的城市?

  当厦门还是一处僻远海岛而且人烟稀少的时候,福州、泉州都已是福建的文化名城。北宋时期,福州、泉州均已身居“全国六大都市”,同期的厦门岛属于同安县绥德乡嘉禾里,只相当于一个普通村社。

  福建的整体地形是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,境内几乎是山地,仅在沿海地带有小幅平原,最大的平原在闽南沿海。地处泉州、漳州中间地带的厦门,是整个闽南之咽喉。

  福建的开发历史经历了自北至南、逐渐深入的过程。地处闽江入海处的福州可借助闽江水系通达闽北、闽中,成为福建最早繁荣起来的大城市;

  两宋,伴随着“海上丝绸之路”的兴旺发达,泉州成长为“世界的十字路口”,但元末战乱和明初海禁又让泉州港陷入了沉寂;

  16世纪,世界进入大航海时代,明隆庆元年(1567年),朝廷在九龙江入海口内的漳州月港开设“洋市”,漳州接替厦门,成为闽南第一大港。然而,月港是湾多水浅的内河港口,所以到明末,它又被港阔水深的厦门港取代。

  1624年,厦门文士池显方在《大同赋》里,这样描写厦门港:“旁达西洋,商舶四穷;冬发鹢首,夏返梓栊。朱提成岳,珍巧如嵩;醽醁如淮,肴品若蓗。俳优传奇,青楼侑觞;蛾眉织腻,綦履轻蹡。飒纚要绍,七盘鹄翔;买眼拂袖,烛灭滓香……”

  大致意思是:厦门通达中外,云集珍宝奇货,成了一个爆发式成长的国际贸易都市。

  ▲ 鼓浪屿上的郑成功像,遥望着当年见证“他”叱咤风云的厦门岛。 摄影/AFUN

  后来,郑成功以厦门为基地,独占中外贸易之利;1684年,清政府开放海禁,将全国四个海关之一的闽海关设在厦门。1843年,厦门开埠,成为与上海、宁波、福州、广州并列的五个口岸城市之一。这些,都一步步地巩固了厦门的城市地位。

  这些荣誉让厦门声名日隆,也拥有了针对旅游市场的一张张烫金名片。厦门,在这个过程中逐步成为明星城市。

  从区位说,厦门“城在海上,海在城中”。鼓浪屿、厦门岛被厦门湾怀抱其中,岛外的海沧、集美、同安、翔安4个区依次分布在厦门湾沿岸。人在厦门,无论从哪一个位置出发,都可以很快来到海边。

  ▲ 厦门市国际会展中心航拍、鼓浪屿、鹭江道。图1,3摄影/周俊杰,图2摄影/阿游

  从气候说,厦门位于北回归线附近的南亚热带季风气候,年平均气温20.9℃,夏季很长、没有冬季——这让她一年四季都适合游玩。夏季,当多数城市都正在经历酷暑时,厦门虽在南方,也不至于太热。

  百度搜索“厦门 文艺”,搜索结果数量为3030万+;搜索“厦门 清新”,结果高达6190万+个;搜索“厦门 洋气”,搜索结果数量为1930万+。

  ▲ 厦门网红咖啡馆与鼓浪屿仔港后沙滩。 图1摄影/阿游,图2摄影/赵孟喆

  在1982年的《厦门旅游快览》中,厦门各景区中列第一的是南普陀、列第二的是万石岩(今万石植物园一带),它们都是中规中矩的传统景区,很难跟“文艺”产生联系。

  充满“文艺感”的鼓浪屿,在这个推荐名单里排在南普陀、万石岩之后,但是并没有推荐鼓浪屿上的异国情调,而是推荐了日光岩、郑成功纪念馆和菽庄花园这三个很有传统韵味的地方。

  1984年,《鼓浪屿之波》登上央视春晚后被传唱多年,常被认为是厦门市歌。这首歌的重点在于表达台胞遥望台湾的思乡之情,歌词一点也不“文艺”。

  进入21世纪,很多省市借势打造旅游形象。2002年,厦门市旅游局向全国征集旅游主题口号,最后选出了三个——

  曾厝垵原本是个位于城市边缘的渔村。2002年,环岛路白城至五通段全线贯通,把厦门岛上最优质的海景、海滩连成了一线,曾厝垵开始向“文艺渔村”转型。邻近厦大、地处环岛路黄金路段的优势,让曾厝垵首先吸引了一批青年学生、艺术家,此后民宿老板接踵而来。

  2006年前后,曾厝垵已成为小有名气的文青打卡地。2009年以后,社交媒体崛起,文青群体对曾厝垵的追捧在网络上产生发酵效应,让曾厝垵的“文青圣地”之名更加响亮。为了发展旅游经济,主管部门顺势助推,将曾厝垵定位为集文化创意和旅游度假为一体的“闽台文化创意休闲渔村”。

  曾厝垵的一条道路被命名为“文青路”,见证着它由渔村到“文青圣地”的转型。曾厝垵转型前后,鼓浪屿、沙坡尾也相继由历史文化街区、百年渔港转型为游客眼中的“文青圣地”。

  如今,鼓浪屿、厦大、环岛路、曾厝垵、沙坡尾、艺术西区、华新路、南华路、厦大西村,组建了厦门的“文艺”版图。阳光、沙滩、小岛、老别墅、骑楼、民宿、咖啡馆、奶茶店、日式居酒屋、涂鸦、明信片、猫,一起构建了厦门的“文艺”形象。

  ▲ 网红打卡地,位于思明区的猫街。 图1,3摄影/李琼,图2摄影/李长路

  去年国庆假期,让很多人惊诧的是:厦门鼓浪屿竟然在一份游客吐槽榜上名列第一。

  根据虎扑等平台2000多条针对“坑爹旅游地”的讨论,找到了国内出游“最容易踩坑的城市”TOP10,“厦门、西安和桂林,荣膺前三名,遭到了最多的吐槽。”网易数读根据知乎对“坑爹”旅游景点相关回答中,杭州、西安、厦门成为被吐槽最多的城市。

  DT财经盘点的2020年“最坑爹”旅游地中,鼓浪屿因为“上岛以后黑压压的人流”、“清一色淘宝实体店”、“过度开发”在所有景区里被吐槽最多。

  ▲ 知乎、虎扑吐槽的“坑爹”景点中,鼓浪屿稳居第一。 制图/孙大仙工作室

  “文青圣地”的“人设”,有助于短平快地满足人们对旅游体验的期待。但是,“人设”作为一种标签化符号,也遮蔽了厦门本土文化的多元性,而这种多元性的一个典型表现,就是“土洋结合”。

  比如,在鼓浪屿这座已成为“世界文化遗产”的小岛上,最典型的“厦门装饰风格”,其主要特征为中西混搭,把西方古典建筑元素、现代装饰艺术以及民族性、地方性的装饰手法进行有机结合。同时,普遍采用清水砖墙等本土化建筑工艺以及塌岫、出龟等本土化建筑手法。

  1913年建成的菽庄花园,参照了江南园林的特点,熟练运用藏、借、巧等中国传统造园之法,同时借鉴近代西方园林特点,讲究空间的流动和渗透,追求空间扩展的运动感。

  同一时期,杨家园4座洋房落成。它们都采用了采用清水砖墙的砌筑工艺。整组建筑结合地形条件收放围合,空间灵活。

  1918年建成的瞰青别墅、1919年始建的黄家花园、1920年建成的黄荣远堂、1922年落成的金瓜楼、1920-1930年间落成的海天堂、1927年建成的番婆楼、1928年落成的榕谷,无一不是中西合璧的建筑,且多有中国古典建筑结构和装饰。

  厦门,常被描述为闽南三城里“最不闽南”的城市,但实际上即使在“文艺青年”最集中的地方,厦门也依然保有“最闽南”的一面。

  以沙坡尾为例,在遍地的奶茶店、咖啡馆、日式居酒屋背后,在很有东南亚风情的骑楼街区中,渔民的“送王船”习俗也一直在顽强地传承着。这里的“龙珠殿”每一届送王船活动,持续时间都长约两个月,吸引海峡两岸大批信众参加。

  ▲ 厦门市湖里区仙岳公园土地公庙和翔安区五爷庙。 图1摄影/李琼,图2摄影/李平安

  此外,厦门的民间宫庙里还供奉着保生大帝、土地公、清水祖师、观音菩萨、玄天上帝、佛祖、妈祖、王公王娘、哪吒、关帝、五谷仙帝……统计数字显示,闽南地区登记在案的10平方米以上庙宇中,厦门有2014座、漳州有2806座、泉州有5553座。因为厦门的辖区面积和人口数量远远低于泉漳,可以说厦门在“满天”方面比起泉漳有过之而无及。

  去年12月17日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“送王船”列入了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。在此之前,设立在沙坡尾的厦港送王船展示馆里面那艘10米长的观赏性王船,已经在吸引着越来越多游人好奇的目光。

  虽然咖啡馆在厦门最为常见,但厦门人的最爱其实是功夫茶;代表性的本土小吃沙茶面,其实是华侨带回的东南亚饮食,“沙茶”是印尼文“SATE”闽南话音译;厦门大学、集美学村的经典建筑,个个都顶着一个闽南风格的大屋顶……

  ▲ 春卷和沙茶面,是闽南,也是厦门的美食代表, 图1摄影/王海燕,图2摄影/李琼

  400多年前描写过厦门港繁荣景象的池显方,曾经特别希望厦门、鼓浪屿声名远扬。

  1623年,池显方北上和州(今安徽和县)探望任知州的兄长。一路上,他经过了杭州西湖、镇江金山等地。正值早春时节,处处草长莺飞,他一边看,一边赞叹。但是,当他想到了千里之外的鼓浪屿等地时,产生了一种很不服气的感觉。

  在他看来,西湖、金山的风景并不比鼓浪屿更好,它们之所以远远比鼓浪屿有名气、吸引人,是因为它们有文化、有故事。如果鼓浪屿补上“文化课”,名气、吸引力就不低于杭州西湖。

  和今天的很多厦门人一样,池显方显然是一个很爱厦门的厦门人。不过,就今日情形而言,可以说他的愿望实现了,也可以说他的愿望没有实现。

  说他的愿望实现了,是因为鼓浪屿不但在十几年前,就和杭州西湖一样,有了川流不息的游人,而且在2017年进入了“世界文化遗产”之列。

  说他的愿望没有实现,是因为在游客的旅游体验中,鼓浪屿积累的历史文化其实是缺席的。近现代的鼓浪屿,曾涌现出中国现代妇产科学的开拓者林巧稚、中国现代体育事业的开拓者马约翰、“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”的林语堂、中国现代天文学的开拓者余青松等群星一样的人才。

  鼓浪屿上也沉淀着独树一帜的建筑文化。不过,相对于“文艺”的鼓浪屿,鼓浪屿真实的另一面依然沉默着。被“文艺”吸引而来的很多游客,来到的是“文艺圣地”鼓浪屿,一路上盖戳、喝奶茶、看猫,然后吐槽。

  “文艺”的厦门、鼓浪屿是精致的,乍一看很美好,但同时也不免于给人带来轻薄、空洞的感觉。但是,厦门本身那些深邃的景观,却没有呈现给他(她)们。

  按照城市定位,厦门不仅仅是闽南的区域性中心城市,更是东南沿海重要的中心城市,但是,厦门在经济规模、人口总量、工业总产值方面,长期大幅落后于泉州,因此也一直没有形成明显的中心城市影响力。

  2019年,厦门的GDP为 5995.04亿元,泉州则为9946.66亿元,后者几乎是前者的两倍。相较于泉州民间对厦门中心地位的缺乏认可,漳州民间、尤其是隔海与厦门中心城区相望的龙海区,对厦漳泉一体化的呼声一直很高。但是,一条连接龙海与厦门中心城区的厦漳海底隧道在被讨论了多年后,至今依旧没有下文。

  ▲ 海沧区蔡尖尾公园、思明区会展北商务CBD、白鹭洲公园梳妆女神像。 摄影/周俊杰

  “宜居”提升了厦门的美誉度,同时也推高了厦门的房价。按照最新的数据,2020年12月,厦门的新房成交均价为37599元/m,2021年1月,二手房挂牌均价为49847元/m。之所以新房的价格更低,是因为新楼盘主要分布在厦门岛外的新城区。

  ▲ 左起钻石海岸 建设银行大厦 财富中心三座高楼在八市远处拔地而起。 摄影/卢宇翔

  作为一个二线城市,厦门却有着和一线城市比肩的房价——这使得年轻人,短期来此可感受安逸的“文艺”风,想要“安居”却面临重负。与房价同时饱受青年群体诟病的,还有厦门的产业结构短板——旅游之外,厦门亟待转型,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。

  “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在逃离厦门?”当下及未来的数年里,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将会一直持续。